站内搜索: 商品
  • 姓  名: 刘震云
  • 身  份: 著名作家,代表作《一地鸡毛》、《手机》、《我叫刘跃进》
  • 演讲主题: 创作与人生
  • 语  言:
  • 国  籍:

  一个人、一个民族的生命密码,并不存在于“社会”和“历史”的层面,而是在脱掉这层外衣之后,人与人之间关于如何笑、如何哭之中,是人和人赤裸裸的交往。

  ——刘震云

  刘震云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市青联委员、一级作家。1958年5月生于河南省延津县。1973年至1978年,刘震云在部队服役,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,开始尝试文学创作。1982年开始在文学刊物发表作品。刘震云最初是以短篇小说《塔铺》与中篇《新兵连》一举成名,而在这两篇早期的小说里已经流露了刘震云后来小说创作的宗旨:对底层人(小人物)的生活境遇的关注。随后他进入创作的另一个阶段,写出《单位》、《官场》、《官人》、《一地鸡毛》等描写城市社会的“单位系列”和干部生活的“官场系列”,一跃成为“新写实主义”作品的代表。他的多部作品都被搬上了银幕,被封为“专业贺岁片作家”。

  刘震云的小说充满“刘氏幽默”,仔细研读之下,却不是字句幽默,也并不是道理幽默,而是那些欲言又止的东西特别有趣。这种信手拈来的幽默在他的作品中随处可见,而他本人对待“幽默”的态度却严肃得多。“幽默是存在于真实中的荒谬,而这种荒谬又存在于千百年来的中国人性格中,可以说,中国人是最幽默的民族,但这种幽默确实是从血泪中来。”

  发表第一部作品至今,刘震云的“爬格子”生涯已有20余年。从“新写实主义”作品《塔铺》和《新兵连》,到用繁复语言和结构呈现世界的《故乡面和花朵》,再到因为被改编成电影而引起争议的《手机》与《我是刘跃进》,刘震云不是能用简单标签就一语概之的作家。在不同的呈现形式下,他始终保持着对于生活本质现象的刻画与思考。

  他的作品始终站在平民立场,将目光集中于历史、权力和民生问题,但又不失于简洁直接,发人深省。学者摩罗对刘震云的小说有一个很经典的评价。摩罗认为:“刘震云用自己的写作拼合了一个十字架。他用机关小说(譬如《单位》、《官场》)写现代生活的卑微无聊,这是横向的;用历史小说(譬如《故乡相处流传》)展现历史生活的残暴恶毒,这是纵向的。一横一纵拼合到一块,就构成一个无限延伸的空间,这个空间贮满了人类的苦难。”